外交史上的轶闻趣事-广东在线_广东各地新闻_地方新闻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学习恩来 >

外交史上的轶闻趣事

2020-04-06 00:18    来源:未知    

  新中国走过风风雨雨61年,中国在与世界的交往中经历过很多曲折,也有不少“花絮”。值此国庆佳节,本版特刊发一组中外外交史上的轶闻趣事,以飨读者。

  普鲁士首相俾斯麦的外交可谓是匠心独运。俾一生致力于德意志的统一,并深知这“要靠铁和血来实现”,不打是统一不了的。为此,俾共打了三仗(普丹、普奥和普法之仗),皆以普赢告终。其中,普奥之战颇值一提,在他全胜在望时,却力排众议,反对进军维也纳。俾此举乃因已预见到普法一战不可避免,对奥适可而止是为避免奥将来站在法国一边。然而,这个“俾斯麦式的和平”却被誉为外交的楷模。俾外交的特点是:善择时机,变换联盟,孤立敌人,依靠实力。俾统一德意志之战,均选择在欧洲列强忙于勾心斗角而无暇顾及普鲁士之时。一次,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对俾斯麦说,“我不能像你一样,两只手却能一下子投出五个球并抓到五个球”。普王深信,俾斯麦欺骗了世上所有的人,唯独不欺骗他的君主。但事实却是:俾骗他的次数比任何人都多,且比欺骗任何人都容易。正如俾曾自誉地说:“预见注定了我要做一个外交家,要知道我甚至出生于四月一日。”

  英国首相丘吉尔外交的独特之处在于在多变中对付苏联。丘吉尔始终视苏联为对手,早在苏联的十月时,就曾策划对年轻的苏联进行武装干涉。但当英首相张伯伦推行纵容德国法西斯侵略的绥靖政策时,他又表示强烈反对,并主张联苏制德。当他出任英首相时,便联合罗斯福和斯大林共同对德作战。然而,就在他联合苏联时,他又曾企图挑起美苏冲突,甚至“准备用被俘的德军去打人”。丘吉尔酷爱烟酒,当蒙哥马利说,“因为我不沾烟酒,所以具备了百分之百的精力”,丘吉尔反驳道,“就是因为我酷爱烟酒,所以才有百分之二百的精力”。

  杜勒斯是美国历史上权力最大的国务卿。他习惯在会议桌上频频给美国总统递纸条以左右他的发言。美报称:“什么事都要等杜勒斯决定才能办。”杜勒斯说过,“我与中国是有历史关系的”。杜的外祖父约翰·沃森·福斯特,公元1892年时曾任美国国务卿,他卸任后来中国,成了李鸿章的朋友。甲午海战后,福以“大清帝国政府顾问”的身份陪李鸿章去日本签订《马关条约》。李鸿章作为特使访美时,还专程拜访了福斯特家。杜勒斯任国务卿时热衷于,曾说新中国“是一种要消逝的而不是永久的现象”,在出席第一次日内瓦会议时曾下令严禁美代表团成员同中方握手。及至1958年底,他才语调骤改,说“红色中国正迅速变成一个军事和工业强国”,开始“打交道”。

  前苏联赫鲁晓夫的外交风格可谓是矫情怪异,西方国家将其称之为“earthly”(俗气)。赫出席联合国大会会议时,竟任性地用皮鞋敲桌子,并大声叫嚷。丹麦首相克阿访苏时,赫在宴会上无耻地扬言,要与克阿交换老婆(克妻是演员)。赫访问美国时,喜同半裸的美女明星合影。他还在外交场合,当面挖苦葛罗米柯外长说,他要葛脱裤子光坐在冰块上,葛就会这样做。赫在对外发言念稿时,甚至把稿上的提示语“请看后面一页”也念了出来。西方外交家说,赫对外谈话粗话连篇,在过去这足以挑起战争,现在则仅使译员脸红。赫还是“近代历史上公开场合醉酒次数最多的俄”。

  长期以来,中国外交家履行的是“王道”外交,与西方外交家的作为、言行和风格大相径庭,此处且不赘述了。

  笔者此生喜爱乒乓,无意中与“乒乓外交”有缘。除曾亲身参与中美“乒乓外交”外,还有一事值得一提,这就是:中国参与在南斯拉夫举行的第28届世乒赛。这其实也是一场“乒乓外交”,只是其意义与重要性无法与中美“乒乓外交”相比。笔者当时恰在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工作,所以有幸亲历了其全过程。

  1965年4月,第28届世乒赛在南斯拉夫的斯洛文尼亚共和国首府卢布尔雅那举行。由国家体委副主任荣高棠亲自率领的中国乒乓球代表团提前两天抵达南首都贝尔格莱德。此次中国乒乓球队阵容强大,男队有庄则栋、李富荣、张燮林、徐寅生等,女队则有林慧卿、郑敏之、梁丽珍、李赫男等。康矛召指派我充当几天新华社记者,专事报道此届世乒赛,这使我得以与中国乒队同赴卢市,所经历的激烈赛事和有趣插曲终生难忘。

  此次世乒赛在卢市一个相当不错的体育馆内举行。有46个国家和地区的优秀乒乓选手聚会一堂。此赛应说是非同寻常,它标志着日本在世界乒坛的称霸结束和中国的崛起。整个比赛的最大看点自然是集中在中日两队的较量上。双方都派出了最强的阵容。仅就男队而言,中方出阵的是三虎将:“小老虎”庄则栋、“魔术师”张燮林和“轰炸机”李富荣。而日方则由实力最强的名将木村兴治、高桥浩和小中健上场。比赛之激烈实属罕见,双方都各施绝招,往往是相持到最后才决出胜负,场上因此掌声不断。结果,在总共七项比赛中,中国队夺得了五项(男子团体、女子团体、男子单打、女子双打和男子双打)冠军,而日本队只获得两项冠军(女子单打和混合双打)。

  一场是中日间的女团对决。决赛前,教练容国团在纸上画了一条龙,将梁丽珍和李赫男的名字写在龙的身上,而把林慧卿和郑敏之的名字写在龙的两个眼珠上。中国队的这个“画龙点睛”方案令日本队始料不及。林、郑两位削球手表现出色,打得对手招架不住,最终中国女队以3比0大胜蝉联了四届冠军的日本女队,首次捧得了考比伦杯。女团赛后,林、郑又接着在女双比赛中战胜日本对手,同样首次捧得了波普杯。中国女队连夺两金被外国媒体评价为“头等意义的新闻”。

  在女队夺冠的同时,中国男队也不孚众望地高奏凯歌。男团决赛,又是中日两队对阵。这场比赛曲折多变,扣人心弦。先是庄则栋与高桥浩对阵失利。接着李富荣奋起直追,与小中健苦战三局后获胜,把总比分扳平。其后李富荣再次登场,力克老对手木村兴治。最后中国队以5比3击败日本队,蝉联了斯韦思林杯。

  此次世乒赛并非只是打球,其中也不乏。南斯拉夫官方作为东道主,特意邀请中国这支冠军队在南观光,他们热情有加,大谈以往的友好交往,只是避涉中南间的矛盾和分歧。

  5月4日,中国乒乓球代表团满载胜利的喜悦和殊荣班师回京,贺龙副总理亲临机场迎接。对此次震惊世界乒坛的奇迹,中国乒团事后作了总结,概括起来是六个字:“为而打球”。

  若问何为外交难离之物,回答应是:酒。笔者一生从事外交,对此可谓感触颇深。外交外交,要者在“交”,而以酒交友,多国均乐而为之,在这觥筹交错、酒酣耳热之中,外交办成,利益维护,友谊增进。

  外交谈判,时有争斗,何以缓解,唯有饮酒。1959年7月,美国副总统尼克松访问苏联,同前苏联赫鲁晓夫进行了一场激烈的“厨房辩论”。事后,“赫鲁晓夫一转眼又成了宴会上友好的主人”。在克里姆林宫的午宴上,赫与尼相互频频干杯,赫并“要我们同他一起按风俗把香槟酒的酒杯往大炉里扔”。借酒来缓冲外交僵局,勃列日涅夫也同样为之。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苏,同勃列日涅夫举行会谈,双方在越南问题上谈得很僵,一时气氛显得紧张,勃随即在宴会上搞“伏特加外交”,借此缓和紧张气氛。

  以酒交友,外国为之,中国也不例外!以国酒飨友,堪称中国外交的一大特色。1971年7月上旬,美国《纽约时报》副社长兼专栏作家詹姆斯·赖斯顿夫妇应邀访华。此行实为次年尼克松总统访华作铺垫。笔者奉命全程陪同。8月初,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与赖斯顿夫妇长谈五小时后设宴款待。席间,周总理以茅台酒相敬。赖斯顿喝后惊呼:“这酒真好,也真厉害”。酒过三巡后,赖斯顿兴奋了,在食荷叶包肉时,竟连荷叶也一并吃了,经周总理提醒后才停止。事后,赖斯顿特地撰写特写记此盛事,刊登在《纽约时报》的头版上。

  另一件饮酒佳话同尼克松总统的访华有关。1972年2月尼克松对中国所作的“破冰之旅”期间,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设盛大国宴欢迎尼克松。笔者有幸也应邀出席。此次国宴,亮点多多,且不说双方的祝酒词语重心长,单言饮酒一事足见非同一般。只见周总理和尼克松频频互以茅台酒相互祝酒干杯,把宴会的气氛推向。访华结束后,尼克松专携数瓶茅台酒回国。为向其女儿显示茅台酒的醇厚和威力,他在白宫将一瓶茅台酒倒入一个碗里,然后将其点燃。据基辛格博士的回忆,结果是“冒着火焰的茅台流了满桌”。

  作者1935年1月14日出生,1954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校(现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前身)英语专业,大学文化。曾任外交部参赞、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外交部发言人以及驻马来西亚大使、文莱大使(首任)、泰国大使、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副会长、亚太安全合作理事会中国委员会副会长等职。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Power by DedeCms

地址:丨邮政编码: 丨邮箱:

备案号: